关灯
护眼
    黄九心虚得很,不等毛小云松手,他就抱着阴阳镜,跳到毛小云身上,把镜子强行塞到他手里道:“毛哥,你也别太伤心。”

    “阴阳镜失而复得,对茅山来说也是一大幸事。我们还有事,就先不打扰你了,你也节哀,别太伤心难过。”

    迅速说完,黄九跳到我肩上,催促道:“走,走走,我们还有别的事呢!”

    他主动把阴阳镜拿出来,我很吃惊。

    但既然他如此大度,我自然要帮他解围,急忙对毛小云行了一礼道:“师兄,我就先告辞了。你拿着通关文书就可以自由运送棺椁进山,斗场的话,到时候你再来找我。”

    我不是因为宝库在斗场下面不放心,而是不放心他要做的事。

    到时候知会一声,我可以亲自过去看着。

    毛小云点点头,也没有送我们。

    出来到外面,我把门关上,黄九才吐出一口大气,拍了拍胸脯道:“吓死我了,差点就露馅了。”

    往前走了十来米,我才问:“黄哥,你不是爱财如命么,怎么想起来把阴阳镜归还了?”

    黄九顿时精神抖擞,两条小细腿站在我肩上,一只手爪爪扶着我的头,学着方恨少的样子,摇头晃脑道:“古语云,君子爱财,取之……哎呦!”

    他话没说完,就被肥波一巴掌拍飞了出去,在地上栽了个跟斗,翻过身跳起来,捂着屁股骂道:“我尼玛……这个小畜生,今天我不收拾它,我就把‘黄’字反过来写!”

    肥波也感觉到危险,嗖一声从我肩上跳下,扭头就飞。

    黄九一拍屁股,灵巧的跳上高墙,飞檐走壁,紧追不舍。

    “胖墩,你给我站起,今天老子非得给你打出屎来!”

    听着渐行渐远的声音,我吁了口气。

    这样的黄九,才是我想要的黄九。

    他可以贪财,但不能自私。

    眼瞅着肥波和黄九消失在月色下,我才朝大殿走去。

    归心似箭,我走得比较急,加上路也熟了,冲冲的往内殿赶。

    结果路过浴室,门内突然出来一人,我必然不开,一头就撞了上去。

    紧跟着两眼一黑,脸上软弹软弹的弹了几下,一股独特的香气就钻进了鼻孔。

    这股香味,陌生而又熟悉。

    不过我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来,来人绝不是小翠和柔柔。

    但小翠的内殿,而且还是澡堂,能进出的也就我和她们两了。

    心中狐疑的同时,我也退开一步,抬头看去,发现撞到的人是月神。

    我诧异的同时,脸也有些红了。

    因为月神正单手握着胸口,凝视着我。

    而且他刚沐浴出来,身上就穿了一件薄衣,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

    重要的是她脸上没有戴面纱,真容完全显露,容颜绝美,而且成熟、端庄秀丽,看得我呆了一下。

    回过神,我急忙把视线挪开,低头道:“月神阿……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被我撞到要害,月神也不生气,毕竟在她眼里,我就是个毛头小孩,听到我问,她淡淡道:“说来话长,我换件衣服,然后过来找你!”

    月神入住内殿,让我有些不解。

    小翠不是还想着算计人家?

    我心中狐疑,嘴上急忙应道:“月神姐姐,那我先回去看我老婆,等会在会客厅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