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谢荡将她的眼泪擦干净后,他的未婚妻唐家大小姐唐慕烟敲门走了进来。

    她将谢荡帮温九龄擦眼泪的暧昧举动都看到眼底后,眉头不悦地皱起了几分。

    但,很快,她眉头松了开来。

    她将炖的老母鸡汤搁放在病房的茶几上,而后走到谢荡身旁,一副女主人的口吻对温九龄关心道:

    “阿玲,你大哥心疼你,这些天一直寸步不离地照顾着。你也要争点气,保重身体保重孩子,要早点好起来。不然我这个做嫂子的,也跟着寝食难安呢。”

    男人的战场可以没有硝烟,女人的战场同样也会没有硝烟。

    温九龄意识到了唐慕烟对自己的敌意,她唇角微微勾起,笑着说:

    “谢谢大哥大嫂的关心,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呢。”

    唐慕烟俯身拍了拍她的手,对她温柔地说:

    “阿玲,你大哥心疼你,你也要心疼你大哥。他身子不好,这些年在国外治病吃药好不容易才好一些,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别让他操心。”

    温九龄懂唐慕烟的潜台词,对方是让她不要麻烦谢荡。

    温九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但她又可以理解唐慕烟的心情,“谢谢大嫂,我心里有数。”

    唐慕烟笑道:“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跟大嫂还客气?”

    她说完这句话,便亲昵地挽起谢荡的胳膊,对他说:

    “我刚刚在楼下看到顾总了,他多半是来找阿玲的,要不我们把时间和空间留给顾总和阿玲他们?正好,你趁这个空陪我去隔壁婚纱店看看婚纱,不然就赶不上下个月的婚礼了呢。”

    正说着话,顾时南就敲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所有人都朝他的方向看过去,包括温九龄。

    无声的沉默,在彼此之间肆意流淌,但却暗潮汹涌。

    温九龄只看了顾时南一眼,就将目光从他身上撤回了。

    顾时南走过来,话是对谢荡说的:“你去忙你的,我跟她单独聊一会儿……”

    谢荡对顾时南有怨气,但顾时南是长辈,他到了嘴边质问打了一个圈咽了回去,但说话却不好听:

    “舅舅,关于你跟阿九之间的问题我曾不止一次的跟你联系过,您当时都是怎么跟我保证的,是都忘了吗?”

    顾时南脸色不好看,愠怒:“谢荡!”

    谢荡言尽于此,而后带上唐慕烟疾步离开了。

    顾时南在这之后走到温九龄的病床前。

    温九龄仍然不看他,眼睫垂着,手指搅着自己的衣襟。

    顾时南:“我来接你回京城……”

    他开了口。

    温九龄抬起头,眼眶红红地看着他笑:

    “接我回京城?回去干什么?回去看你跟秦妙人相亲相爱?”

    顾时南知道这次……事情没那么容易解决:

    “那晚在认亲宴上,我中了霍夫人的算计,喝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

    温九龄冷笑:

    “所以才跟秦妙人发生了关系,所以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我就应该原谅你……所以我特码的就该跟你重修旧好吗?”

    那晚,顾时南记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

    只知道等醒来以后,他跟秦妙人是衣不蔽体躺在一张床上的,霍夫人带着霍家众多长辈将他堵在床上,跟他讨说话。

    因为闹得大,差点闹到警察局。

    最后是霍见深拦住了霍夫人,所以这件事暂时被摁了下去,既没有闹到派出所也没有闹到公众媒体,但却在京城圈子里传开了,说顾时南跟霍家千金情投意合,顾霍两家好事将近。

    顾有为因为这事,直接气得心脏病发作,躺在医院昏睡了两天到了今天白天才好转过来。

    顾时南是确定顾有为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马不停蹄地从京城飞过来跟温九龄解释。

    但,他的解释,显然苍白无力,女人不会原谅他了。

    顾时南头疼地掐了掐眉心,“我不会娶她……”

    温九龄打断他,态度坚决:“顾时南,这次真的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