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大凉历,正隆六年春,燕军发大军五万,进犯雍州边境,朝廷震动。

    距离上次北燕求和仅仅过了一年多,燕军的马蹄就再次踏上了大凉的国境,而且还是借道北荒,突然袭击,气势汹汹而来。XlèWεn.cōm

    为了挽回函荆关差点失陷的颜面,雍州卫倾巢而出,主动反击,但却三战三败,损兵折将,连带着死了一位指挥佥事、三营主将,被迫全面转为守势,只能坚守函荆关等待援军。

    在一连串的败仗之后,兵部一旨诏书送到了琅州城,送到了顾思年的手中:

    琅州卫即日整军,由顾思年亲自领兵,赶赴雍州前线参战!

    总兵府内人影骑军,各营主将、参将尽数到齐,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顾思年手中握着的那封兵部诏书。

    实际上从雍州开战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已经在等着这一天了~琅州卫的将士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全军上下磨刀霍霍,只待将手中的凉刀砍向燕贼的头颅。

    “雍州战事吃紧,废话我也就不多说了。”

    顾思年沉声道:

    “按照兵部的意思,燕军此次是带着攻占雍州的决心而来,琅州卫得尽可能多的派兵参战,决不能有保存实力的念头。

    一句话,这次凉燕之战,事关边境安危,事关江山社稷!”

    随着兵部诏书一起送过来的还有一封尚书大人姜寂之的亲笔信,让顾思年务必尽快出兵、帮助雍州挽回局面。雍州连战连败,他这位兵部尚书在京城的日子可不好过。

    楚仲骞沉声道:

    “眼下我琅州卫拥兵五万,不知道将军想出动多少兵马?”

    顾思年转身面对地图道:

    “我看了近日游弩手的探报,万风他们深入草原数百里探查军情,并未发现燕军有增兵琅州边境的迹象,所以他们的主战场应该就是雍州。

    与燕军交战,骑军为先,所以我决意,楚将军麾下抽调一万步卒,左右骑军各调一千骑兵,一万两千兵马驻守靖边城,守住琅州门户,剩下的近四万大军倾巢而出,赶赴雍州前线!”

    众人心头一震,这可是大手笔啊。

    “靖边城地势险要,又新筑起了城墙扼守要道,守住靖边城,可保琅州无虞,一万两千兵马守城,足够了。”

    顾思年转头看向楚仲骞笑道:

    “老将军,其余将领随军参战没问题,您年纪大了,是想跟着咱们一起去雍州,而是留在靖边城坐镇?”

    “哈哈哈。”

    楚仲骞朗笑一声:

    “不瞒顾将军说,老夫重新穿上这身甲胄的时候,早已冷却多年的鲜血重新开始翻滚,梦醒时分,总会想起当年征战沙场的场面。

    年纪虽大,但老夫可不能丢琅州卫的脸。所以,末将愿随军征战,至于留守靖边城的武将我会细心挑选,安排稳妥之人,请将军放心!”

    “好!哈哈哈!”

    顾思年笑道:

    “那我们就等着楚老将军在雍州重振威名!”

    “诺!”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顾思年看向了坐在一旁的苏晏清、江玉风道:

    “这次大战虽然主要军粮由雍州负责供应,但是一下子多了四万兵马,我担心雍州那边供应不及,所以我们自己也得做两手准备。

    劳烦苏大人与江门在五天内备齐四万大军半月之需的粮草,随军携带出发,后面看情况再说。”

    “好!”

    如今的苏晏清已经正式升任琅州同知,主管税赋、钱粮,有他和江门互相搭档,琅州卫的后勤倒是不用再担心。

    “基本上就是这样了。”wωw.ΧしěWΕИ.CoM

    顾思年缓缓起身,朗声喝道:

    “请诸位回营整军,五日后,大军开拔!”

    “遵命!”

    ……

    “啊~”

    “疼啊~”

    一大清早,总兵府内就乱成了一团,几位城内知名的产婆被将军府的卫兵急吼吼地找了过来,全都钻进了慕清欢的内室。

    婢女们端着水盆进进出出、脚步匆匆,产婆们唠唠叨叨、不停地让慕家大小姐呼吸,呼吸,再呼吸。

    但慕清欢的喊声一声高过一声,传出的全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没错,慕清欢早产了,十分突然。

    而今天,正是顾思年率军开拔的日子。

    顾思年一身甲胄,呆呆地坐在院里的台阶上,目光茫然又焦虑,他可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疼痛引发的叫声隐隐约约的传进顾思年的耳中,以前万人厮杀、金戈铁马他也不会皱半点眉头,可现在他坐立难安,呆呆地望着地板。

    慕晨沉老大人在他身前来回踱步,不停地唉声叹气:

    “唉,怎么就这时候生了,再晚一些日子也行啊。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当初慕清欢的娘亲就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没想到今日慕清欢也是如此,老大人忧心如焚。

    “没事的没事的。”

    陪着他一起过来的文俞不停的安慰着:

    “慕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是孩子想在顾将军出生前见他一面,没事的,一定会母子平安!”

    “唉。”

    慕晨沉回头看了一眼顾思年,满心哀愁。

    是,顾思年如果能在出征前见到儿子一面,那也算是幸事,可现在早产这一关过不过得去?

    “哇~”

    “呜哇哇~”

    一阵婴儿的啼哭陡然间回荡在将军府的上空,顾思年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飞一般的撒开脚丫子跑向那间卧室。

    迎面走出来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产婆,佝偻着身形,这位可是文俞亲自找来的,凉州城接生最稳的婆婆,不过老嬷嬷的脸上现在写满了疲惫二字。

    “怎么样,怎么样!”

    顾思年一把就抓住了老嬷嬷的手臂。

    “男孩,是男孩,恭喜顾将军!”

    “娘亲呢,我问的是她娘呢!”

    顾思年的脑子里第一念头想的是慕清欢,眼眶瞪的滚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