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幽界冥洞之外,大军浩荡而至,誓要一举铲除幽界危害。

    一页书亲率以论侠行道等正道盟军,其中更有仙踪无名等正道散修助力,威势无双压境而至。

    大军浩荡,井然有序,各方齐聚一堂,眨眼已将冥洞包围。

    而在幽界深处混沌九穹之内,此刻却是上演着一幕人间惨剧。

    只见地茧无限与朱雀衣两人满目惊恐之色,身躯动弹不得。

    而在身旁,原始魔君闭目不言,九婴杀气腾腾。

    “地茧本后当初诞下你们兄妹两人,为的就是今天,为我幽界大业,现出你们的全部吧!”

    地茧难以置信眼前之事,自己此生最敬重的父母,此刻却要献祭兄妹两人,只为让原始魔君重回巅峰。

    能够坐上地茧之位,无限聪慧非常。

    如今也明白,原始魔君与九婴别无选择。

    从剑咫尺出世以来,君临黑帝、夔禺疆再到如今的原始幽界。

    处处被针对打压,如今无尽各方实力不凡,幽界却战力大损。

    原始魔君作为幽界最强战力,作为冷酷无情的魔族。

    大敌当前,吞噬自己与朱雀衣,情理之中。

    但无限虽然明白,但又岂会认同。

    心知今日自己再劫难逃,但看着身旁同样悲痛的妹妹,却是心如刀绞。

    “九婴!你们想要吞噬我,无限身为人子,为父亲奉献,无怨无悔。

    只希望你们能够放过朱雀衣,吞噬我一人已经足够了。放过她吧!无限绝不反抗!”

    声声哀求,是作为兄长,对于此生爱护之人最后的庇护。

    朱雀衣虽然悲痛,但在听到无限话语,立刻痛哭道:“臭无限!要死一起死,你不许向他们求饶。臭九婴,臭魔君我朱雀衣只恨此生投错了胎!”

    刁蛮的小公主,生死之刻,却是如此坚强,竟是回护自己。

    曾经多么期盼的举动,如今却成了两人的催命符。

    原始魔君紧闭的双眼,随着两人话语,颤抖不已。

    心中似乎十分挣扎。

    然而,九婴却是冷冷道:“无限放弃挣扎吧!魔君所需要的不止是恢复功体,更要远超过往。你们安心认命吧!”

    话语落,九婴立刻催动幽界圣族共鸣,顿时朱雀衣与无限血元,不由自主的涌向原始魔君体内。

    奋起余力,想要做最后的挣扎。

    但是在血脉压制,以及宛若天堑般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反抗已是徒劳无功。

    “小妹是大哥没有保护好你!是大哥没用,对不起……!”

    声声抱歉,满含悔恨与歉意。

    就在无限与朱雀衣两人认命受死之刻。

    突然,一道陌生的声音,响起:“有趣有趣!幽界还真是有意思!父母吞噬子女,古今罕见!”

    似调侃,似好奇的声音中,不久之前曾前来幽界的浮休魔主,亦如曾经诡异青铜面具遮掩容貌悄然而至。

    刹那间,九婴与原始魔君心中一惊。

    下一刻,便见浮休魔主随手一掌。

    无限与朱雀身上,因圣族共鸣而成的禁锢,瞬间破碎。

    地茧见状,不顾身体虚弱,立刻将朱雀衣护在身后。

    变故突生,原始魔君瞬间睁开双眼,呵斥道:“浮休魔主你想要做什么?”

    “这两人是幽界之人,也是本座手下,可不能让伱们这样祸害了!”

    一步踏出,瞬间出现在原始魔君身前,毫不迟疑,一掌便打在其心口。

    猝不及防有心算无心之下,原始魔君瞬间重创,口呕朱红。

    “你……。”

    “你什么你?本座诚意早已经给出,如今大敌当前,你们却还在内斗,原始魔君你太让本君失望了!”

    九婴此刻面漏骇然之色,与上一次不同,浮休魔主所表现出来的能为,本就在两人之上。

    如今突然出手,惊的九婴立刻抽身而退,想要逃离。

    “无限拦住她!”

    地茧无限方才经历之前父母背叛,如今生机出现。

    闻言,立刻便有了决断,起手间魔君三绝瞬间入手。

    九婴见状,不敢怠慢,赶紧运转九大限魔功,应对。

    交手不过一瞬之机,眨眼之间,但生死之间的距离,往往只是须臾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