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阿瑾就在里面。”

    沈宁苒眼神冰冰冷冷,没有说话,推开病房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同一时间,薄明峻走到探视窗前,眯起眸子,静静地观察着里面。

    看到病床上的薄瑾御,沈宁苒眼神恍惚了一下,病床上的人面色没什么异常,就是毫无动静的躺在那里,看着依旧让沈宁苒心惊。

    沈宁苒走过去,小心地掀开薄瑾御的被子,伸手仔仔细细地摸过薄瑾御的身体,他身上没有受伤。

    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伸手搭在薄瑾御的脉搏上,很努力地保持冷静,仔细分辨。

    而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薄瑾御睁开了漆黑的双眸,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一片冰冷,第一眼首先看到的是站在病床旁的女人。

    猛地,他抽回被女人握住的手。

    沈宁苒一惊。

    外面的薄明峻也立刻眯起眼睛,打起所有精神看着里面的人。

    沈宁苒看着病床上已经苏醒的薄瑾御,她心里一喜,可她对上的那双眸子却异常冰冷地看着她。

    沈宁苒没有发现,眼里闪烁着喜意,“薄瑾御,你终于……”

    “你是谁?”

    猛地,沈宁苒愣住,“你……”

    薄瑾御蹙紧眉,看着沈宁苒的目光里除了冰冷,只剩下疏离。

    那是沈宁苒看不懂的目光。

    “薄瑾御,你怎么了?”沈宁苒反应过来,着急地朝男人伸过手去。M.biQUpai.coM

    “别碰我。”

    男人厌恶地躲开了她的手,扫了眼自己被掀开的被子,目光更是冷得无以复加,“你是什么人?谁允许你出现在我身边的?滚出去。”

    沈宁苒漂亮的眸子里满是茫然。

    “薄瑾御,是我啊,我是沈宁苒!”

    薄瑾御似乎一点都不认识沈宁苒,声音愈发冰冷,没有一点耐心,“滚出去!”

    “我……”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薄瑾御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耐心。

    沈宁苒僵硬在原地,看着满眼厌恶冰冷,不断想要将她赶出去的男人。

    不只是沈宁苒,外面的薄明峻也是一脸懵地看着里面这一幕。

    不是说薄瑾御会变成傻子?但是薄瑾御这样子哪里有半分傻样。

    他好像只是不认识沈宁苒了!

    “你确定薄瑾御当时吃了那些饭菜?”

    薄明峻现在严重怀疑薄瑾御是装的。

    “先生,我确定,我们的人当时就躲在门口,亲眼看着薄瑾御把那些饭菜,一口一口吃下去,不可能有错。”江钱百分百肯定地道。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他这样子哪里有半分傻子的模样?”薄明峻面色阴沉地继续盯着里面的两个人。

    “属下不知,但是他好像忘记了沈宁苒,会不会是药量不够,所以才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毕竟这药我们谁都没有试过,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强的药效。”

    薄明峻沉着脸继续看着里面,他现在怀疑薄瑾御是装的。

    沈宁苒从呆滞中抽回神来,看着薄瑾御的样子,她也发现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