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2020年10月10日,徐家第四代三孙子徐矅宭百天,俯佑街九号院热闹非凡。

    徐郅恒幻想破灭,他家老二还是儿子,老大徐矅宬,小名尼克,老二徐矅宭,小名米克,孩儿他妈起名儿的灵感源自迪仕尼电影《狐狸和猎犬》,里面的狐狸叫米克。

    太奶奶的身体大不如尼克出生时硬朗,已经上不了楼梯,太爷爷腿脚好一些,但为了照顾老伴儿的情绪,也说自己上不了楼梯,两人坐在院子里看孩子们玩耍。

    90多岁的高龄尽享天伦之乐已经让年轻人无比羡慕,还如此互相在意,实在值得追随推崇。

    世人追求财富,却也深知真情可贵,一个人能送给爱人最好的礼物就是时间,白头偕老于徐家而言是家风,也是常态,更是岁月最偏心的厚待。

    院子里的小孩子太多,太爷爷太奶奶很难都对上号,他们眼里主要关注自己的重孙子尼克,还有尼克的青梅竹马,模样好看的小姑娘北初。

    还得是大哥计划周全按部就班,龙翼和初恋严格按照钟老的月份推算调理身体备孕,如愿生了龙凤胎,姐姐随父姓,名唤龙北初,弟弟随母姓,名唤初南翊。

    其实也不算随母姓,反正龙翼无父无母,儿子就随了外公姓,让初恋的爸爸初实领着外孙子出门的时候,一口一个爷爷叫着,实在满足。

    龙翼可能真是维吾尔族,北初长的像爸爸多一些,又揉和了妈妈的清丽淡颜,长的有点儿像混血,模样实在讨喜。

    仁澍和童梦瑶顺其自然小两年也没播种成功,抄了大哥的作业,在钟老的妙手调理下生了双胞胎儿子。

    伍雨薇和初一的女儿王亿好、隋遇和仁馨的女儿隋安心是这些孩子的姐姐,两个小姐姐性子都好得很,在组织弟弟妹妹们过家家、做游戏。

    龙翼也不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个什么性子,儿子初南翊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经常把亲姐姐气哭。

    北初也不是善茬儿,性格骄矜,吃东西还挑嘴,除了爸爸的话,谁也不听。

    明明安心姐姐懂事又甜美,可尼克偏偏喜欢哄着爱生气的北初妹妹,大概是贱的吧,那么多串糖葫芦,尼克非叫北初妹妹从自己手上的签子上撸,北初小脸蛋儿被糖葫芦撑的圆鼓鼓,他还笑眯眯地问她:“甜不?”

    北初噘嘴皱眉:“酸的。”

    东厢房备了给老家儿吃的正经饭,年轻人们在院子里吃烧烤和冷餐,种类繁多,轻易营造庭院野炊高逼格。

    徐郅恒差人给孩子们布置了排排坐的小桌小凳,但还没正式开餐,因为孩子们还没玩儿够。

    南翊实在淘气,他趁大人不注意把一把肉串插进花盆里,刚要浇水,被初恋发现。

    初恋气的板着脸沉声嚷嚷:“初南翊!你手爪子是不是不想要了?!”

    南翊麻溜儿站起,抓起一把樱桃就跑,夸张嚎叫:“啊啊~~~妈妈好可怕~~~!”

    东厢房厨房这边,龙翼刚和好面、隋遇刚拌好馅儿,两人要给孩子们包彩色蔬菜水饺。

    有女儿的爸爸温柔至极,隋遇擀好彩色的饺子皮儿一丢,龙翼悠哉捏起开包,俩人配合默契。

    隋遇已经去军校进修一年多,两个男人聊的话题大多有关军事、热兵器,气氛轻松和谐。

    “爸爸,饺子好了没有?”稚嫩的童音从厨房门口传来。

    龙翼抬头看向宝贝女儿,满眼宠溺慈爱:“还没呢乖乖,你饿啦?爸爸先给你煮几个好不好?”

    北初噘噘小嘴:“是没有饿的,尼克非叫我吃,糖葫芦,吃完就饿了。”

    龙翼朝女儿招招手示意她过来,温声哄:“因为山楂是开胃的呀,乖乖吃了才会觉得饿,乖乖想出去玩还是留在这里陪爸爸包饺子?”

    北初抱着兔朱迪玩偶往爸爸腿上靠了靠:“北初不会包,看一下。”

    龙翼在围裙上蹭了蹭手,轻轻捧了捧女儿的下巴,暖笑哄道:“好~~乖乖不用学,爸爸包。”

    尼克满院子找北初,终于在小厨房寻到,笑着招呼她:“北初,安主任开诊啦,快来玩儿呀。”

    北初抬头看看爸爸,噘着小嘴朝门口挪蹭:“北初都不想玩了,北初都累了……”

    龙翼大手里捏着可爱的小饺子,望着女儿不情愿地被帅小孩儿尼克拖走。

    呵哼~~累了还去,还不是乐意。

    再狠戾的人只要有了爱的人、在意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在人前展现可爱模样,隋遇瞥了眼龙翼温暖的笑,觉着他像个包饺子的老虎,反差萌实在经典,忍不住憨憨偷笑……

    原来,徐郅恒当年给许玖玥下的聘礼都是给孩子的东西,一箱箱里装的都是给他儿子和不知啥时候才能见着面儿的闺女准备的衣服和玩具,也有不少给孩子妈的零食好吃的。

    随着尼克出生、圈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多,家里人会被徐郅恒指派着回八条21号取来玩具给孩子们过家家,水果店、医院、警察局,各种场景应有尽有。

    此刻,安心就在用最受欢迎的一套医生玩具带大家体验模拟诊室。

    南翊闹腾,演技也高超,亿好姐姐帮他把脚扣上仿真小号骨折固定器后,他拄着小拐杖,被尼克搀扶着前往安主任的诊室就诊,姐姐北初不情愿地陪伴。

    安心穿着白大褂像模像样,伸出手,奶声奶气一本正经:“医保卡给我。”

    尼克掺扶着瘸腿儿的南翊将卡片递上,安心插在仿真键盘旁侧卡槽里一刷,动作极其像样儿。

    安心面色淡淡,语气正经:“来复查吗?之前是哪个主任给看的腿。”

    尼克甩着京片子答:“安主任,之前就是您给包的腿,可能缠的太紧了,他腿上起了好些小红点儿。”

    安心示意‘病人’坐下:“来我看一下……”

    她拿着放大镜检查,又拿小棍儿敲一敲,抬起头疑惑问:“不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