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在他看来,姚东的好哥们杨柳但凡能帮着给打个招呼,青云的院线必然能给《陆垚知马俐》增加更多场次,藤讯、微博那边甚至也能给予支持。

    然而唐燕却明确表示杨柳是个有原则的人,不会同意帮这个忙。

    其实这事不用杨柳出面,她自个给安老师或者姚东发个微信都能解决,毕竟一一都喊着唐妈呢。

    可她属实不愿帮文张,不单是因为他之前干的那些破事,更因为两人没多少交情。

    她把文张打发走没多会杨柳就回家了,这货还没进屋就开始嚷嚷:“儿子欸!”

    “姐姐都被强强恶心哭了,妈妈还揍她。”一一率先告状。

    “强强又拉她身上了啊?”杨柳走到唐燕跟前,抱起光着屁股的杨煜宣就狂蹭:“姐姐又嫌弃你了是吧。”

    杨煜宣除了傻笑还是傻笑,唐燕却恼怒道:“我就把送文张出门,她就把强强给打哭了。”

    “是他先尿姐姐身上的,还笑姐姐!”一一仗义执言,刚她要不是在笑笑身后,指定也得被呲到。

    “洗干净不就好了嘛,强强才多大,扛得住你们打吗!”

    “我又没打他。”

    一一底气十足,刚才她确实没来的及动手,上次打弟弟还是前天呢。

    “你以为你说把他雀雀绑起来我没听到啊?你都跟随学的啊!”

    唐燕气吼吼地指着一一散落的头发,问:“你头绳呢?”

    “姐姐拿走了。”

    “你们还真想绑啊!”

    唐燕一把搂起一一摁倒腿上,给小pp来了几下,才问:“谁教你绑的?”

    “他总乱尿你不打他,还打我和姐姐,你就是个坏妈妈!”一一很是委屈,明明每次都是臭弟弟先犯错,挨揍的却总是自己和姐姐。

    “我让你绑!”

    “哇……”

    “哈哈哈……”

    听着臭弟弟的笑声,一一哭喊道:“杨煜宣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打回来的!”

    “我让你打回来!”唐燕再次动手,而且还稍稍加了点力度。

    “爸爸你救救我,她要把我打死!”

    “不会的,就让你涨涨记性。”

    “哟,这怎么啦?”

    闻声走出洗浴间的柳小丽,衣服上还有水渍,才帮着把里边那个才哄好,外边这个咱又哭了呢。

    “她和笑笑要把强强雀雀拿橡皮筋绑起来,也不知道哪学的!”

    “那是该揍。”

    柳小丽一点都没惯着外甥女,小男孩雀雀是能绑的么?就算发现的早没有发肿、坏死,也极有可能给孩子留下阴影造成Ed。

    “婆婆!”一一哭的更伤心了,她现在就想去北池子大街找爷爷奶奶,去美利奸找爸爸妈妈。

    “谁教你绑的?”

    杨柳见差不多了,拽开唐燕的摁着一一的手问。

    “他总是乱尿,绑起来不就尿不出来了嘛!”

    一一把话撂下,就哭着往外跑:“你们都是坏人,我要去找爷爷!”

    “找你爸都没用!”

    柳小丽一把将其拽住,苦口婆心的与之讲起了道理,而杨柳则好奇的问唐燕:“文张来家干嘛?”

    “给新片争取排片呗。”

    唐燕随口一答,便冲柳小丽道:“阿姨,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吧?”

    “都要绑强强雀雀了还早呢!”

    说着,柳小丽便抱着一一走向洗浴间,里边还有个丫头需要教。

    适当的生理卫生必须得让孩子知道,不然不仅容易自个惹祸,还会出现被欺负了都不知道的情况。

    “不会是文张教她们的吧?”杨柳诧异道,他虽然很忙,但关注竞争影片的口碑、评价本就是工作的一部分。

    “啊?”唐燕愣了会才反应过来,道:“他再虎也不至于当我面教孩子这事啊!”

    “他电影里就有绑雀雀,而且还发生在幼儿园,我们都怀疑他之前真有干过这傻事。”杨柳笑道。

    “你们?和谁去看的点映啊?”唐燕的关注点很是新奇。

    “我哪有空?群里都在笑这事!”杨柳把刚掏出来的手机和儿子一块递给她:“传媒篮球群,自个往上翻,我先上楼收几件衣服。”

    “难得这么早下班打什么球啊!”

    “打球哪用回家收衣服啊,出差呢。”

    杨柳把儿子和手机硬塞进她怀里,就往楼上跑。

    “去哪啊?”

    “韩国!”

    虽没有明文通知,但相关指示已经传达。而慕唐文娱与韩国电视台的合作实在太多了,必须得杨柳亲自去一趟才能完成切割。

    ……

    7月29夜,青云电影城唐城影视产业园店。

    又为朝歌城忙碌一天的吴尔善,带着小本本进到了3号厅。

    很快,大银幕上便放映起了明星云集的《封神传奇》。

    身为业内人士,他有听过不少这片子的传闻,根据预告片里的古希腊古罗马风的建筑、以及莫名其妙的航天器,他也大概知道这片到底什么水准。

    之所以还抽空过来,就是想把其他一些错误给记录下来,避免自己犯同样的错误。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影片才开始就让他如坐针毡。

    作为导演,他不仅能接受对原着大刀阔斧改编,也能接受在视觉特效上向《指环王》《龙枪编年史》学习。

    可学美术出身的他,是真忍不了这混乱的美术风格!

    不过才几分钟,他居然就已经看到了《满城尽带黄金甲》、《魔兽》、《指环王》、《绿巨人》、《银河护卫队》的痕迹,这么做裁缝真不觉得乱么?

    直到安志杰对向咗喊出了“雷”,他才恍然大悟。

    影片还没结束,他就开始庆幸,庆幸已经把《封神》三部曲的资金给凑齐了。

    真要被姚东拖到现在,还真不一定有人敢投这个钱,就算有,估计也得自个签对赌。

    一直到影片结束,吴尔善的小本子上也只记录了一个字——雷。

    “老吴!”

    他才跟着人群走出影厅,就听背后传来一声喊,转头一瞅居然是自个副导演孙晔,不由乐道:“你怎么也来了?”

    “我不想学着点嘛。”

    孙晔晃了晃手中的小本本,走到跟前道:“咱经费可得省着点花,真要超支了可不好找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