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路上,他们的心中都充斥着复杂的情绪……

    陈玄站在隐蔽的密道口,脸上尽是行将启程的可怕。廖铮已经悄然向临水剑派进发,而他自己,则要向着火麟教

    的所在地翻越重重险阻,他知道,他们想联合四个门派确实困难重重,因为每一个门派都有自己的利益考量,更何况神罗天尊的势力不是那么容易抗衡的。

    火麟教坐落在群山之中,有着一片由火山灰石砌成的坚固堡垒,被称作“火山城”,陈玄在利用暗室密道悄然离开后,他化装成一个游方药师,踏实地混迹于中域人士之中,借此掩护自己的行踪。

    此刻,一路行来的艰辛历历在目,他那由内至外透露着武者气息的身段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务必要慎之又慎,在迂回数日之后,陈玄终于来到了火麟教的山身体附近,但接下来才是真正的考验。

    火麟教对外声称热血豪爽,但他们也是出了名的好战与多疑。要想取得他们的信任,必须展现出真实的力量与诚意,而这正是陈玄所拿手的。

    他打算在夜晚混入火山城中,利用自己精湛的火系武技,展现在火麟教弟子面前,打动他们与神罗天尊的敌对情绪,同时揭示神罗天尊对他们和整个中域可能造成的威胁。

    在此期间,廖铮则是一路隐忍,以敏捷绝伦的轻功与丰沛的天地灵气将自己的行踪隐秘于湖光山色之中。临水剑派的剑宗老术士,是廖铮的故人,在当年他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少年之时,正是对方给了他机会,让他得以一展长才。

    但对于廖铮而言,用情感来绑架一个门派的选择无疑是不明智的,所以他还带去了他所掌握的所有关于神罗天尊危害的证据,希望以此说服剑宗老术士以及临水剑派的其他高层。

    而对于位于崇山峻岭的巨木堂和坐落于江南水乡的归云庵,陈玄则计划在联络了火麟教和临水剑派后,再依托他们的影响力来一次群雄聚首的大动作,他预感到,等到真正开启这场筹划已久的盟约时,将是他们挑战神罗天尊强大的第一步。

    几日后的一个月夜,火麟教的训练场上,陈玄穿着火红武袍,他站立如松,面前是一群火麟教的弟子与几位护法,他催动起自身的天地灵气,将天地灵气化作天火,在身边跳跃旋绕,形成一道道炙热的火龙,惊艳了在场所有人。

    火麟教的教主观察着陈玄的绝技,眼中的赞许之色不由自主地流露,而在另一边,廖铮的身影也悄然现身于临水剑派师爷的眼前,他们的交谈尽是郑重其事。

    教主眼中闪过一丝赞赏后,忽然变为审视:“我已领略了陈兄的火系仙剑法,确是精湛非凡,但火麟教并非随意便能结盟之人,你必须说出充分的理由。”火麟教主话音坚定,这是对陈玄真正意图的考验。

    陈玄抬头,目光如炬,他的声音铿

    锵有力:“神罗天尊的野心已不是什么秘密,他渴望统一中域,将所有门派置于他的影响之下。今日我来,不为私怨,只求名门正派。”他将手中的秘闻递了过去,火麟教主接过,细细一览。

    与此同时,廖铮在临水剑派与剑宗老术士的面前,全部陈述着神罗天尊的霸道行径,以及他们所收集到的关于他如何打压其他门派,控制中域的证据。

    老术士凝眉沉思,最终开口:“铮儿,你此来,是挽救中域,还是为了你师父的仇?”廖铮的眼神清澈坚决:“若非中域之大义,廖某绝不会踏入这蛇蚁窟穴。”

    听闻廖铮的回答,老术士沉默了一阵,然后点了点头。“我会与派内其他高层商议,若是真如你说,我们临水剑派自当出手。”

    陈玄与廖铮当夜星辰显明,两个截然不同的地点,展开了动人心弦的交涉,他们都明白,若能说服这两个门派,对于联合四派,意味着成功了一半。

    天边渐渐泛白,杀机仍然潜藏在朝霞之后,火麟教主终于将秘闻放下,深邃的双眸盯着陈玄,就好像要看透他的内心:“很好,你的实力值得我佩服,我们火麟教会考虑你的提议,但,我要先见见你的盟友。”

    陈玄微微一笑,这正中下怀。

    “那就请教主过目这封信。”他从怀中取出一封已经预备好的信件,邀请火麟教主在数日后的一个夜晚,出席他们所举办的中域盟会。

    而与此同时,巨木堂和归云庵的态度成了陈玄与廖铮筹划中的一块关键棋子,他们打算先以火麟教和临水剑派的态度为据,通过各种渠道,巧妙地传递消息给这两派,让他们不动声色地觉察到中域的大局正悄然变化。

    这一晚,中域中流传出了一股莫名的紧张气息,所有的中域人士都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波动,但具体的情况却无人能够说清楚。

    数日后,在一处俯瞰着茫茫江水的高崖之上,火把摇曳,兵器闪烁,四大门派的代表在陈玄与廖铮的精心策划之下汇聚一堂。会场之中,每个人的眼神之间都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倘若此次联盟成功,那神罗天尊的霸权之路必将遭遇沉重一击。

    会议开始,陈玄和廖铮交替着发言,他们深知这是牵动整个中域格局的关键时刻,他们的话语充满了激情和诚意,旨在点燃每一个武者的心,唤醒他们的良知与实力。

    经过激烈的商讨,伴随着火光中彼此交织的信任和疑虑,最终共同面对神罗天尊的挑战,保卫中域的安全与自由。

    就这样,在翌日的太阳升起之前,四派的盟约正式形成。